大勇和老叶的柔术秘密花园

2019-11-21 作者 非本站原创,网络优秀内容摘录

一个是醉心艺术的青年,一个是倒腾石头的猛男。

如果不是因为巴西柔术,两人可能至今互不相识,各自岁月静好。

但是因为有了巴西柔术,他们的命运出现了交集,最终走到了一起。

今天,我们就来分享大勇和老叶的故事。

大勇,本名徐丹青,人如其名,是个画画的。

安迪·沃霍尔曾说,艺术家创造的都是人们并不真正需要的东西。

想单纯靠艺术发家致富,太难。所以大勇没有像很多同行那样扎进北京的“画家村”,而是在专业学画二十多年后开了家刺青工作室。

大勇的刺青工作室名为“多彩居”

相比纹身界常见的“一周毕业两周带学员”的行业现状,有多年美术功底加持的大勇可谓业界良心,很快闯出名堂——很多外地客户专程飞往北京,就是为了让他拿小针往自己身上招呼。

大勇与他的客户

通过纹身,大勇不但实现了艺术变现,更实现了时间自由,可以自己安排时间做点别的事。

除了可以不再以赚钱为目的地画画外,大勇还培养起了各种爱好。

比如搞音乐。

研究大宝剑。

访问二师兄。

作为李小龙的多年粉丝,大勇决定尝试下武术,就跑到什刹海练起了mma,由此与柔术有了最初的接触。

练了一段时间后,他对自己的地面技术有了信心,适逢某家格斗馆在搞柔术促销。

怀着试一试的想法,大勇团购了几节课,却没想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初上柔术课,大勇被教练安排跟一个白带小姐姐打实战。

眼见对方体格一般,大勇心想自己堂堂男儿岂不是要胜之不武?

谁知没过几招,他便被小姐姐按在地上百般蹂躏,练MMA时学的那点地面技术几乎无从施展。

打击之下,大勇决定在哪摔倒就在那满地打滚。男人,就该对自己狠一点。

从此,大勇开始正式学柔术,垫子上多了一个每天提前半小时到垫子上练基本功的文艺青年。

虽然柔术给了大勇被小姐姐虐的惨痛经历,但也让他认识很多好兄弟。

比如在大勇柔术入门阶段给了他很大帮助的浩哥,以及志军、一博、老胡、陈鹏、金子、李良等在垫子上一起翻滚的小伙伴。

训练时全力对抗,下课后喝酒撸串,成为了他们最喜欢的交流方式。

这群人中当然也包括老叶。

前排C位的老叶

“实战的时候,老叶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腕,只一个发力,我就被降服了。”大勇这样描述他与老叶初见时的情景。

不过热闹总是短暂的。几个月后,他们的柔术教练就因个人问题离开了北京。

为了继续训练,大家只能重新寻找适合自己的老师。

大勇选择师从小级别技术型的美国黑带Steve。

Steve与大勇

老叶则决定跟力量与技术并重的达哥吴承达进行训练。

在达哥升黑这天,老叶也从滝川直央老师手中得到了蓝带

其他人也都找到了跟自己风格匹配的柔术归宿。

曾经热闹的一群人就这样分散在了各地。

相聚的时间虽短,却足以让直男建立起纯洁的友谊。

尽管从此分属不同的战队、不同的馆,但大勇与老叶的情谊却未就此中断。

他们一起飞往上海参加柔术比赛,此后也多次在赛场上碰面。

老叶与大勇在上海GCJJF赛场上

有时,他们还会一起约练,一起撸串,一如从前。

约练之后春光乍泄换衣服

这天,老叶邀请大勇到他的石器店里做客。

老叶的店位于高碑店古家具一条街,离大勇的纹身工作室不远。

走进老叶的店铺,面对古香古色的陈设,大勇恍惚间觉得似曾相识,一件往事开始在心头浮现。

老叶店内一角

那是在2013年,大勇的纹身工作室刚在朝阳大悦城安家。因为需要一些家具及摆件,大勇就近来到古家具一条街进行采购——他的店面装修正是中国风。

大勇十分钟爱传统中国风

货比三家,大勇对一家石器店的物件十分中意,但由于工作室面积局限,最终没能买成。

而更让大勇遗憾的是,那天店铺老板不在,错过了与之结交的机会。不过这家店在大勇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老叶店内另一角

时隔三年,本以为会发现新大陆,却没想到竟是故地重游。

正所谓: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当年错过的人,原来一直在身边。

身为社畜的我们,常把工作称为“搬砖”,而老叶则说自己是“搬石头的苦力”。

看似异曲同工,实则大不相同。

我们的“搬砖”是调侃,老叶的“搬石头”则是真的在搬石头。

用叉车搬运石器了解一下

“2003年的时候,我帮一位客户布置院子,客户提出要用老石器作金鱼缸的托盆。在帮客户找石器的过程中,我对民间老石头有了初步接触,越了解越感兴趣。作为一种布景装饰,老石头的市场潜力很大,于是我决定专门做这个。”

就这样,老叶开始了收集民间生活、生产、建筑用的老石头的职业生涯,并为此跑遍了全国各地。

别看老叶现在粗豪,当年也是一枚小鲜肉

创业之初,为了节约成本,石头往往要靠老叶亲自动手来搬运。久而久之,这成了老叶的一个习惯。

“十多年来,从咱手里出去的老石头应该不少于1万吨。”老叶说。后来他在柔术赛场上让对手感到绝望的力量,就是在搬石头的过程中练就的。

不过“搬石头”给老叶带来的不仅是力量。

老叶店内的石器都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老叶热爱石头,一块奇石的出现常常让他激动得夜不能寐。这种“睁眼闭眼都是老石头“的生活,让老叶的性格也变得像石头一样,执着而坚毅。

今年5月,老叶参加了柔阵·中国全国柔术公开赛。

在北京举办的柔阵·中国全国柔术公开赛

比赛还有一周的时候,老叶在一次训练中意外受伤,右手腕关节脱位,肿胀得不能动弹。

但是他没有选择退赛,而是去北京著名的“双桥老太太”医馆,忍着剧痛,正骨两次,生生将手腕推回了原位。处置完毕后,他的汗水已经将衣服浸透。

老叶在赛前受伤的右腕

一周的时间里,老叶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因为这样“恢复得快”。

最终,带伤上场的老叶勇夺级别金牌。

老叶坦言,练柔术是一个意外。最初他跟很多怀有英雄梦的男人一样,是为了练拳而来到格斗馆,却在上了一节柔术体验课后入了坑。

柔术让他养成了健康的生活习惯,也认识了一群好朋友,如今更是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2019年,无论对于老叶还是大勇,都是意义非凡的一年。

这一年,他们分别从各自老师的手中接过了紫带;

7月,达哥为老叶授予了紫带

9月,Steve为大勇授予了紫带

也是在这一年,他们的店铺搬到了同一地点。

“7月份的时候,我的工作室房租到期,当时就想着要换一个地方。那天,我到老叶的店里串门,老叶说他的二楼还空着,我正好可以来办公。”大勇坦言,那一瞬间他产生了“一个圈画圆了”的感觉。

乔迁后的“多彩居”和正在不务正业的大勇

比起原来的地方,老叶这里租金低一些,但更重要的是,老叶在二楼的空地上开辟了一块训练区,可以在工作之余随时随地练柔术。

这不是柔术馆,而是老叶店铺的二楼

对于大勇而言,这无疑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是兄弟,就来锁我。

大勇与老叶一拍即合,开始了一处开店的快乐生活。

“老叶为我的办公区精心布置装修,并且在隔壁的柔术区凿开了一道门。”大勇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况。

从训练区到工作区,只有一扇门的距离

自从入了柔术的坑,大勇几乎推掉了上课时段的所有工作。知道他这个习惯的熟客,往往主动提前离开。

如今,大勇纹身工作室的隔壁有垫子,有器械,有老叶,爱好与工作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让他感到安心与踏实。

柔术训练区成为了他跟老叶的“秘密花园”

老叶同样很开心。

他的柔术风格硬朗而有力,但一直苦于缺少了几分细腻,而大勇正是一个技术以细腻见长的训练伙伴。

大勇对细节和基础极为重视

老叶如磐石,大勇似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就这样,两人的技术实现了互补。

有道是:基友一生一起走,多少基友都不够。

店铺二楼的柔术垫子让老叶和大勇实现了训练自由,但是偌大的场地只有两个人,未免有些空荡荡。

于是,他们呼朋引伴,邀请练柔术的小伙伴在空闲时间里来一起open mat,用柔术人特有的方式进行聚会。

刚刚打完几轮实战的小伙伴们

参与者既有曾经分散各地的老朋友,也有很多新伙伴,更有原本对柔术一无所知、被他们拉入坑的新人——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大勇和老叶常常能认识来自不同行业的人,而他俩从不吝于向他们安利柔术。

就这样,来自不同道馆、不同技术风格、不同背景的柔术爱好者,时不时会在店铺营业结束后的夜晚,欢聚在二楼的垫子上。

这不是正规的柔术课,只是交流和玩儿,大多数时候大家都是随手拿上一条白带系上,尽情享受垫上的时光。

蝎尾电椅菊花残,龙吻菠萝断背山。在翻滚中,他们的友谊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

训练前,大勇常常会拿出茶具,为大家泡上一壶好茶。

实战后,大家往往会聚在一楼老叶店铺的大厅里,从附近私房餐馆里订上一桌好菜,再喝上几杯。

这份舒心与惬意,有的朋友将这里戏称为“私人柔术会所”。

“目前我们是自由而开放的,只要是认识的朋友,都可以随时过来训练。”老叶说。而这也正是他在店铺里开辟出这样一块场地的初衷——方便自己和大家训练。

他们还专门给组织起了个名字——高碑店烧烤队。烧烤,正是他们所有人都钟爱的美食。

在前不久举办的柔阵·中国公开赛2019·最终站上,一位选手代表组织出征。

大家都积极地帮他备赛,并到现场为其助威。最终,他获得了奖牌。

大勇和老叶等人兴奋地跟他一起登上了领奖台。

是不是冠军不重要,关键旗一定要够大够拉轰

或许战绩并非最佳,或许比赛不是最精彩,但却是给这群自发组织的柔术人最好的反馈——

训练中收获的友谊,才是柔术带给业余训练者最宝贵的礼物。

大勇和老叶是我在北京时一起练柔术的小伙伴。

勇哥比较喜欢玩,经常发挥美术专长,画些跟柔术有关的东西,比如老师和队友的漫画。

去年,他专业和爱好发生了一次密切的关联——他受邀为海马杯上海站设计了一套防磨服,胸前主图正是他的得意作品。

据说勇哥设计的这款防磨衣反响很不错

勇哥热爱柔术,为了体能把抽了十几年的烟都戒了,甚至参加朋友的婚礼都是穿着防磨衣去。

勇哥后来得知,有个叫John Danaher的也曾经这么干过

在他看来,柔术不止是一项运动,更是一个让他思考和实现自我认知的途径。“柔术就像人生,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大学、成家立业的经历,在学柔术的过程中也能得到体验。”勇哥说。

而老叶也同样热爱柔术,只是他的态度更为简单,那就是闷头练,享受训练和比赛带给他的快乐。

注:大勇和老叶都是24K纯直男,大家切勿想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