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的柔道教练:内田义弘

2019-12-31 作者 非本站原创,网络优秀内容摘录

内田义弘是国际著名柔道教练,美国商人,企业家和教育家,以对柔道的贡献而闻名。内田义弘1964年柔道奥运教练,也是美国第一个柔道教练。

他担任圣何塞州立大学柔道总教练70多年,在该大学的柔道课程开发中发挥了主导作用。他的兄弟乔治·内田是1972年美国奥林匹克柔道教练。 这位圣荷西州立大学的日裔美国柔道教练内田义弘尽管视力不佳,仍在99岁时担任教练。他还资助了该计划,该计划在该大学的内田义弘大厅进行。

内田于1940年作为一名学生来到圣何塞州,并于1941年开始执教柔道。内田于2020年四月份年满100岁。

内田1940年从加利福尼亚加登格罗夫到达后不久,内田就开始为该学院的警察学院训练柔道。自1962年联盟成立以来,他就获得了56个国家大学柔道协会(NCJA)头衔中的51个。1964年成为第一位美国国家队柔道教练。

内田兄弟和许多其他日裔美国人的行为使内田对哈里·爱德华兹(Harry Edwards)的“奥林匹克人权计划”有了更好的理解。

爱德华兹(Edwards)是1964年毕业于圣何塞州(San Jose State)的学生,并于1967年秋天回到该国担任讲师。他曾呼吁抵制德州大学埃尔帕索分校(Spartans)1967年足球赛季揭幕战。在人权奥林匹克项目取得成功之后,爱德华兹将为美国奥委会定义一系列要求,包括恢复穆罕默德·阿里的重量级拳击冠军头衔,聘请更多的非裔美国教练等。

2002年10月, SJSU联合学生的执行主任阿方索·德·阿尔巴(Alfonso De Alba)宣布该大学打算开始筹款活动以建造雕像。2005年,葡萄牙政治艺术家Rigo揭开了史密斯和卡洛斯23英尺高的雕像,雕像描绘了1968年10月16日墨西哥夏季奥运会获奖者领奖台上的,短跑运动员托米·史密斯和约翰·卡洛斯 此刻被称为“黑人权力”抗议活动,但奖牌获得者在戴斯身上带有同情心的象征:他们赤脚站着,每个人都鞠躬的头和一个黑手套的拳头。卡洛斯的运动服被拉开以示对蓝领工人的声援,他戴的珠子代表被绞死和被死刑的人。 史密斯举着橄榄树枝作为和平的象征,并戴上了一条黑色骄傲的黑色围巾。 他们俩都穿着黑袜子,但都没有穿鞋。

此刻被称为“黑人权力”抗议活动,但奖牌获得者在戴斯身上带有同情心的象征:卡洛斯的运动服被拉开以示对蓝领工人的声援,他戴的珠子代表被绞死和被死刑的人。 史密斯举着橄榄树枝作为和平的象征,并戴上了一条黑色骄傲的黑色围巾。 他们俩都穿着黑袜子,但都没有穿鞋。

内田义弘每年都会带领他的柔道团队朝圣,他仍然对卡洛斯和史密斯“敢于大声疾呼反对歧视”夸赞不断。内田说:“我认为让学生观看雕像很重要,因为史密斯和卡洛斯是美国人,而不仅仅是黑人。当他们登上世界舞台时,他们作为美国人代表了我们所有人。”

1968年奥运会之后,短跑运动被分别获得200米金牌和铜牌的史密斯和卡洛斯面临强烈反对。 在迅速停赛后,国际奥委会主席艾弗里·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认为,短跑运动员“违反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基本原则之一:政治对他们毫无影响” 。

内田说:“我认为史密斯和卡洛斯的所作所为要冒很多胆。” “我已经看到这个国家的黑人受到了怎样的对待。 我知道黑人进入公寓有多么困难,然后,即使从学校毕业后,很多时候也找不到工作。”

作为日本血统的美国人,内田深知史密斯和卡洛斯的恐惧,仇恨和种族主义。内田是1941年12月日本轰炸珍珠港时在校园里的学生,但他是在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发布9066号行政命令之前起草的,该命令命令将日本人从西海岸驱逐到美国内陆的集中营1942年2月,内田的家人于当年春天首次被送往亚利桑那州波斯顿市的战争搬迁管理局的营地。内田人(Usidas)以及其他的Issei(第一代),Nisei(在美国出生的第二代),Sansei(在美国出生的第三代)和Kibei(在美国出生,但在日本受过教育),被称为“不、不!男孩”。

因为他们回答了问题27(“您愿意在命令的任何地方服役于美国武装部队吗?”)和问题28(“您是否会向美利坚合众国宣誓就职?在要求被拘禁者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忠实地捍卫美国免受外国或国内部队的任何或所有攻击,并放弃对日本天皇或其他外国政府,权力或组织的任何形式的忠诚或服从?”)。

在其家人被监禁的前几个月,内田从加利福尼亚州圣佩德罗的麦克阿瑟堡空军基地转移到阿肯色州小石城的罗宾逊营。内田说:“我们乘火车穿越了全国,留下了阴影。”内田说,除了1920年代婴儿时期去日本旅行外,他从未离开过加利福尼亚。 “到达阿肯色州的火车站后,我的一个朋友需要使用洗手间,但我们不知道要使用哪个洗手间。 我们从未见过“彩色”的迹象。“一旦我们开始朝着‘彩色’标志走去,就会有人告诉我们,‘不,您要在那儿使用它!’他会指向标有‘白色’的标志。 ”

内田的父亲在奥兰治县农村的农场长大后,还没有经历过在南方出现的歧视现象。 但是,他确实记得他的墨西哥同学在1920年代后期被送到一所新的小学读书。 (1947年的Mendez诉Westminster案将为1954年Brown诉教育委员会案开创先例。)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内田和返回西海岸的许多其他日本公民将遭受住房和工作歧视。 他和他的年轻家庭最终定居在萨姆·德拉·马焦雷(Sam Della Maggiore)的农场上,后者曾指导内田在圣何塞州(San Jose State)摔跤

“当我们看到了雕像,内田教练开始讲这个故事,”担任三届NCJA美国大学柔道协会冠军的队长的科尔顿·布朗,回忆起他在2010年的回忆。“我们甚至在雕塑前拍了张照片。在那之后,我父亲买了一张照片,将其框起来并放在我们的房子里。”

布朗目前正在波士顿训练,以期希望成为2020年奥运会的代表。布朗说,内田那天的演讲让他对自己的性格有了很好的认识。“他说的一件事是,’在日裔美国人发生我的事情之后,我永远无法恨自己一群人。’ 我真的很尊重。”

当爱德华兹和SJSU在2017年宣布体育应该与社会变革结合时,内田在校园的经历增加了他的教练理念。

内田说:“柔道运动可以帮助弱者。” “我们的理念是尽可能帮助人们摆脱麻烦。如果看到某人遇到麻烦,您会为他们挺身而出。”

同时,内田将继续通过柔道教重要的课程,甚至将史密斯和卡洛斯的沉默立场与柔道馆的教学相结合。

在柔道练习中,内田并不是一个霸道的教练,事实上,他从不大喊大叫,甚至没有说什么-他只是观察他的学生。“您必须了解他们专注于自己,他们努力工作,并且从错误中学到了东西。” 内田说:“我的柔道教学与其他人略有不同,我不想多干预。”

“柔道的柔是温柔的, 道是个建立人品格的过程。” 内田说,“这个词本身的意思是’一条道路。……而所有这些-谦虚,不打架,向前,坚持不懈-都包含在那条道路上,使这个人在生活中充满信心。”

内田的许多门生都来自圣何塞州立大学(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

他的两个学生特别出名:柔道奥运会预选赛选手马丁·马洛伊(Marti Malloy)和科尔顿·布朗(Colton Brown)。

从内田的课程中学到的最大教训是谦卑,当然这也是柔道技巧之一。这正体现了内田的理念–“柔道不只是为了胜利;而是关于胜利,关于成为一个好人。”

内田说:“柔道会吸引来自不同地区和国家的不同种族和文化背景的学生,而且我能够教授这项运动的哲学,包括尊重,荣誉,公平和纪律。理解和宽容是通过团队的友情和家庭方面学习的。所有这些都是当今和将来学生毕业后开始其职业的属性。”田不仅是柔道专家(柔道专家),而且还是谦虚大师,在他多年的执教生涯中,他试图将这种特质传递他的学生们。

自1964年以来,东京将在2020年首次举办夏季奥运会。

内田说,“我想去,到2020年将有100岁。这将是第二次在东京举行奥运会。”

尽管内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经历了种族主义,甚至在获得了生物科学学位后,但是内田也从未停止过柔道运动的倡导。最终在1952年,业余运动联盟(AAU)批准了柔道,第二年,第一届AAU全国锦标赛在圣何塞州举行。

内田举办于1962年举行的首届全国大学柔道锦标赛。圣何塞州的斯巴达人队夺冠,使他们成为美国柔道历史上最成功的大学队。

他还为柔道比赛分为七个重量级别的做出了贡献,他负责组织了美国首届全国大学柔道锦标赛,并且是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率领美国柔道队的第一人。

内田倡导柔道运动,他认为这是日本文化和价值观的一种表现。他领导了使柔道成为奥林匹克运动的努力,并且在1964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上,他是美国第一支奥林匹克队的教练。对于内田而言,这不仅仅是一个体育里程碑。就在20年前,内田打工(Uchida)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关押在拘留营中的12万日裔美国人之一,即使他在军中服役也是如此。

他说:“我在东京下飞机的那一刻真是令人高兴。” “我很荣幸成为美国,尤其是忍受如此之多的日裔美国人的第一位柔道教练。我很高兴他们能够在这样的全球性事件中见到代表美国的日裔美国人。”

当被问到他所有的伟大成就时,内田并不自夸。即使在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建筑物内训练时。

“每个人都说,’哇,您是内田义弘吗?”他回忆道。“以建筑物命名的那一幢?” 我只是微笑着说,“是的!”

内田回忆说:“ 2012年的伦敦对我来说有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当玛蒂·马洛伊(Marti Malloy)向我颁发伊科斯勋章时,颁给了每位奖牌获得者,以表彰他们在这项运动中的指导者。我记得马蒂(Marti)是如何从零开始的,后来逐渐稳步提高自己,成为当日的冠军。我意识到我很荣幸在92岁被她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