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柔术,让这群“老男人”重返20岁

2019-12-16 作者 非本站原创,网络优秀内容摘录

在上周末举办的海马杯深圳赛上,坦克获得了级别铜牌。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是很满意。自从报名参赛之后,他就开始了一个多月的精心准备,耳朵打了石膏也坚持实战,最终收获了职业级别的菜花耳;为了减重严格控制饮食,每天跑十公里……然而,他在比赛首轮就吃了败仗。

比赛中的坦克(蓝道服
或许是受到了失利的刺激,在随后的三四名争夺战中,坦克火力全开,倒地后立刻在封闭式防守中部署了十字绞,并生生将对手绞晕——在蓝带级别的比赛中,这样的降服并不常见。同样遗憾的还有坦克的队友老李。
被认为有实力夺冠的老李,在首轮比赛中意外受伤,无奈弃权,“躺”了一块银牌。

参加No Gi比赛的老李(左侧选手)
相比之下,最“憋屈”的是他们的好基友韩师傅。级别加上无差,韩师傅一共打了三场,但是均以失利收场——这也是他在近两年里唯一一次没有胜绩的比赛。不过这也激发了韩师傅的斗志,他决定努力训练,在下次比赛中赢回来。
这样的结果让我不由得想起《灌篮高手》的结局,湘北最终没有赢得全国大赛的冠军。
不过,他们却对应不了“青春总是会有遗憾”的解读——他们年龄均在40岁上下,早已为人夫、为人父,不再青春年少,就竞技体育而言,更是早就过了该退役的年龄,是不折不扣的“老男人”。

然而,他们却依然满怀激情地活跃在赛场上,积极地参加每一次训练,对于胜利充满渴望,热血程度不亚年轻人。作为业余爱好,柔术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实际的好处,照常理并不值得这些在现实社会中辗转多年的成熟男人投入过多的精力与时间。
但事实却是:柔术重新点燃了他们的激情与梦想,让他们再以20岁的心态,走进赛场。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分享一下韩师傅本次比赛的赛后有感。

史上最惨,三战皆负。

2019海马杯深圳站赛后总结

文/韩师傅
海马杯比赛年度最后一站,深圳站已经结束4天了。本来还有海口站,由于报名人数较少取消了。做为一个资深柔术爱好者自然不能错过这次大赛。所以早早的就报了名。
由于在深圳打比赛,大多数都是广东朋友在打,所以组别很熟人。本来我是大师二组,但是我看好几个都是熟人,平时都是很熟悉,没有挑战性。所以看了大师一发现没有人报名。于是就报了大师一,报名了一个半月之后发现还是没有人报名。当时想着调到成人组,发现成人组也没有人。后来一想既报之,则安之。等吧,不行就去打道服喽。

(由于我今年工作重心来到了佛山,所以一直在nomad柔术馆跟随Matt教练学习,每周一次到两次无道服,所以这次报名了74.2无道服的,日常体重72.5左右)

Matt教练来自加拿大,技术非常全面,非常喜欢分享技术就在比赛马上结束报名的时候,来了两个人,一个是GFTEAM的,一个是澳门BJJ的,都是外国人,名字记不住。

就是这两位选手,74.2公斤大师一说来也奇怪,11月异常忙碌,本想着多去训练备赛,可是连正常一周一次都不能保证。每天都加班。比赛的前一天还在工作。
由于比赛是上午第三场,所以我头一天晚上就住到了赛场楼上的酒店。自然不用担心体重的问题,早晨体重是73.5,然后很快就上场了。

本次比赛Hayabusa赞助我防磨衣第一个对手是GF Team的,这老兄力量可以,上来就是pull guard。并没有和我在站立拼,然后德拉转坐起扫。然后尝试过腿被我断头把位控制住回防到封闭式。下图是我赛后总结,在这个位置纠结了好久。最后比分输了。

对手力量很大,目标明确

我本来想用木村扫或是锁搞定他,可惜没有成功

第二局对阵澳门bjj职业选手,中了南北断头台,虽然是没有窒息那种感觉,但是折的颈椎非常不舒服。所以我选择放弃。为了安全主动tap。这里没有照片,因为朋友都在比赛。
级别输了,躺了一个铜。

本来不该发这些,但是我不在乎,我是业余玩家和高水平选手较量可以提高自己的技术第三场是无差,由于技术精准度欠佳,再加上运气不好,所以同样比分输了。赛后我反复反思自己的技术漏洞,做了总结。

开局很短时间我就拿到一个断头台,而且很深了,但是由于过界了,加上选手意志力很顽强,所以没有成功由于我和对手滚出界外,裁判唐大力先生为了选手安全,把双方选手拉回场地中间重新开始,这时候在拿断头就没有那么深了。

图片截取Matt教练拍的视频,赛后他特意用一节课时间来给我分析这个错误,并指导一些应对方案所以最后也没有能降服对手,后来做对手三角没有成功,被过腿输了比赛。这次比赛是比赛这几年打的最惨的一次,赛后分析原因,就是训练强度太小,时间也少,导致很多技术到关键时刻不会转换,但这次对决的都是高手,非常开心。很多人都问我这次为什么没有推文,是不是输了很不开心。
其实这次输了我一点都不懊恼,反正学到了很多东西,输给高手,比赢了菜鸟更好。之所以没有写推文,是因为我出去游山玩水了,没时间写。

阳朔西街赛后第二天,我去上课,Matt教练拿出了他录的视频,针对我每一个错误点进行讲解,并且给出解决方案,练了一个多小时断头台。并且拍了小视频。

教练让我和一个队友反复练习这个技术这里要感谢一下Matt教练,真的超级棒。我讲两个关于Matt的两个小故事。
故事一
我哈尔滨柔术组的小鱼姐因工作出差来到佛山一个月,我让她去nomad训练,期间Matt纠正了很多细节。小鱼姐也报名了北京柔阵的比赛,由于对手有24k大门老师的学生,所以我担心小鱼姐在对手半防里面吃亏,所以我和matt的老婆Una说,希望Matt可以指点一下小鱼姐的半防守注意事项。结果教练足足用了一节课时间来讲半防守。
后来小鱼姐拿了亚军(再此之前,拿过多次子组冠军,本次减重太多体能不足)。
故事二某一天,我在群里看见Matt和勇师傅实战的一段视频,发现教练过一个x guard的技术非常好,于是练了一下,准备实战用。结果实战里面对付白带才可以,对付蓝带被扫倒了。然后我在群里说了这个问题,教练说有空你来我教你。因为我今年虽然在佛山工作,但是也是很忙,可能大约过了十几天,我收工早,过去open mat。当时只有Matt教练在,当时他和我说视频,我不明白,然后他就翻群里面聊天记录,翻了好久才把我发的那个视频翻出来。他说我要教你这个,我要告诉你细节。

图为一个过x guard的技术
说实话当时我非常惊讶,这件事我都忘了,他居然还记得。然后他就一遍一遍给我演示这个技术细节,直到我学会为止,至今在实战中我可以非常流畅的用出这个技术。
类似这种事情很多,这是我印象比较深的两件事。
关于Matt老师的故事请戳佛山·柔术·侠隐2019年就要结束了,这一年只打了两个比赛,本来可以去海口打,但是海口取消了。只能打明年三月份的中山站了。
其实比赛无论输赢,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学到东西,或是在比赛里面用出来你想要的东西。当然每个人都想赢,但是最后只有一个冠军,只要刻苦训练,都会夺冠的。

▲每个柔术馆都有这样一群“老男人”。
明明已经到了大叔的年纪,却比20出头的年轻人更热血、更积极,甚至成为了保证训练正常开展的中流砥柱——在上午和中午的“冷门”训练时段,他们往往是训练的主力军。或许有人会说,正是因为他们年岁大,工作家庭稳定,才能有更多更灵活的时间投入训练,成为硬核玩家。
但是,也要明确另一点,年龄越大,职位越高,背负的工作和家庭的责任与压力也就越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满怀热情地投入训练,是一件非常不易的事情。
每一个努力训练的“老男人”,都值得我们去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