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巴西柔术究竟是如何成为“世界第一”的

2020-03-05 作者 非本站原创,网络优秀内容摘录

在1993年之前,当你问及世界上任何一个客观的格斗搏击爱好者:什么是世界上最强的格斗术?他都会摇摇头,告诉你这个问题太难了,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当时世界上的格斗术门类众多,高手如云,每一个似乎都能冠上“世界第一”的称号。

然而,真的有“好事者”要给全世界一个答案,通过一场不同格斗术中顶级高手的互相对决,给这些格斗门类决出高下。

1993年的这场比赛是现代格斗史上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它不仅回答了开头这个令所有人热血沸腾的问题,也让全世界的观众为之后新生的一门运动项目——综合格斗——而疯狂。这场比赛就是Ultimate Fighting Championship 1.

当时的ufc策划者Art Davie和Rorion Gracie并没有想到UFC能历经20多年、举办超过200场比赛,他们也没有想到,UFC1居然能造成如此大的反响。作为历史上第一个大规模在付费电视进行转播的无限制格斗节目,UFC1获得了远超预料的商业回报。因为这场比赛请来的都是各个格斗术真正的大师,他们是:相扑选手Teilia Tuili,法式拳击冠军Gerard Gordeau,踢拳手Kevin Rosier,空手道大师Zane Frazier,拳击轻量级冠军Art Jimmerson,修斗士Ken Shamrock,跆拳道高手Patrick Smith,以及巴西柔术家Royce Gracie.

虽然很多人1993年是综合格斗的元年,但这并不准确。这一项目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存在。

大约2500年前,古希腊就拥有了他们自己的综合格斗:pankration,意为“所有力量”,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任何手段”。当时,能够赢得pankration比赛的,不是具有拳击能力的摔跤手,就是摔投水平过硬的拳击手。随着古典世界的终结,pankration逐渐消失,但其他可以被称为综合格斗的运动时不时在世界上各个角落零散出现。其中,除了mma外最让人熟悉的,应该就是来自巴西的Vale Tudo和日本人所推动的擒拿式摔跤。

在葡语中,Vale意为“被允许”, tudo译作“任何行为”。因此,Vale Tudo擂台实际上就是一个没有任何限制的徒手格斗擂台。在Vale Tudo比赛中,参赛者可以采用任何方式攻击对手的任何部位。而后来我们熟知的格雷西家族,在80年前的巴西,已经在Vale Tudo比赛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因此,UFC1注定是要让格雷西家族创造历史的。结果也没有令他们失望,Royce Gracie,作为家中最瘦小、最年幼的儿子,在UFC1中面对的都是比自己高大的多、强壮的多的对手。然而,他却令世人惊奇:他横扫了所有对手,获得了UFC1的最终胜利。

其中,有一名参赛选手值得关注,他就是Royce在第二场比赛遇到的对手:Ken Shamrock.

Ken Shamrock自称修斗士,然而他同时也具有深厚的职业摔跤背景。之后的他被冠以“世界上最危险男人”的称号。可是1993年只是他职业生涯的起点。

Ken在自己UFC1的第一场比赛中,极快地用一招锁腿降服了对手,让所有在场观众和电视机前的人们感到惊讶。第二轮,他遇到了Royce Gracie。同样地,他迅速去找锁脚的机会,却暴露了缺点,最终被Royce Gracie降服。不过这场比赛是当晚最具技术性、也最具观赏性的一场比赛了。

在我们为大家翻译的这两期视频里,我们将回到1993年的UFC1赛场上,感受这场改变格斗历史的赛事,究竟是怎样的盛况。

MMA历史科普第一集

MMA历史科普第二集

我们介绍了从巧合中诞生的第一场UFC,其商业价值远远超出了创始者们对这次比赛的预期。同时,在UFC1中,一位明星选手Royce Gracie诞生了。他小小的个子里却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身穿白色道服的他如同杀死巨人歌利亚的大卫一般,横扫整场比赛,赢得了最后的冠军,也回答了比赛一开始的那个问题:什么是最强格斗术。

前面我们还提到了,虽然Royce赢得了首届UFC赛事,一举成为世界闻名的格斗家,可他并不是格雷西家族里的最强代表。比Royce更强壮、更能打的哥哥Rickson被全家人认为是家中真正的冠军。

但由于大哥Rorion(也是UFC1的策划者之一)希望能在美国更好推广格雷西柔术,就没有选择Rickson代表家族参加八角笼的比赛。而Rickson的光芒却难以被湮灭,他只身一人远赴日本,期待能有机会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能力。

我们跟随Rickson Gracie的脚步从巴西来到了日本。众所周知,日本也是一个格斗圣地。日本作为一个尚武的民族,格斗在千百年来都是日本的传统人气项目。在现代体育进入日本之前,相扑就为日本的国技,作为最高等级的横纲选手,在日本享有极高的社会地位。

如今,现代格斗在日本的流行程度更是超过了相扑等传统格斗项目。日本曾经在大选日当天,一场拳击比赛创下了超过20%的收视率,可见日本民众对格斗的疯狂。MMA进入日本之前,日本就有类似的格斗项目:修斗比赛和职业摔跤比赛。20世纪初,职业摔跤在日本逐渐成为流行体育文化的一部分。

60年代的职业摔跤比赛

并且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职业摔跤比赛(比如WWE)日本观众更喜欢的日本职业摔跤实际上很类似于当时巴西的Vale Tudo,也就是无限制格斗比赛。这种更偏现实的风格更能抓住观众们的心,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职业摔跤手们在各种格斗技巧上的发展和进步。而90年代初,正是这一类格斗比赛在日本的极盛之时。

Rickson Gracie的出现,揭开了一个时代的帷幕。

1994年,由日本Shooto(修斗)组织所举办的一场Vale Tudo比赛VTJ把Rickson Gracie从巴西请来,据称耗资不菲。VTJ与UFC1很像,也是请来了8位不同领域的顶级格斗选手,让他们在VTJ上同场竞技,最后选出一名最后的优胜者,决出“谁是最强格斗家”的称号。其在日本影响力毫不亚于UFC1,并且在趣味性上甚至稍胜一筹:在VTJ的比赛中,甚至还出现了咏春大师。可是最终的结局与UFC1一样:格雷西柔术代表依旧成为了当晚最强。

一时间,Rickson Gracie成为了日本全民偶像。而同时期正如火如荼的日本职业摔跤赛事看中了Rickson Gracie,希望能让他加入职业摔跤赛事UWFI,并且表示在薪酬上也不会让他失望。然而Rickson Gracie却一口回绝了。他的理由很简单:他只打最真实的格斗比赛,一点点的表演性质都不能接受。

这一举动把UWFI推向了一个尴尬的境地。一直以来,日本职业摔跤联赛一直宣传自己的选手们才是世界上最能打的人。为了挽回面子和信誉,UWFI找到了当时他们最强的职业摔跤手,体重100公斤的安生洋二。

然而还没在赛场上交手,安生洋二就坐不住了,直接冲到了Rickson所在的训练馆,一副要踢馆的架势。

究竟其中发生了什么?职业摔跤和柔术之间隐藏许久的“beef”又如何解开?快来看这两期翻译的视频,了解一下MMA的另一段有趣历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