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一个练巴西柔术的中国人,我很惭愧

2020-01-28 作者 非本站原创,网络优秀内容摘录

今天,相信大家的朋友圈都被一条消息刷屏了:前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因坠机不幸逝世。
这给疫情阴霾笼罩下的天空,又添了一抹悲伤的色彩。
一时间,朋友圈里哀鸿遍野,无数球迷高呼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虽然我一直篮球没啥兴趣,不看球也不打球,但我也知道科比是个非常牛逼的人物,所以也不由得产生了一点惋惜的忧伤。
但很快,朋友圈里出现了另一种声音:钟南山院士正在跟疫情拼命,你们不去关心他,却心心念念一个外国退役篮球运动员的生死,中国年轻一代真是没救了!

道德婊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出现这样的声音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尽管这个观点并不合逻辑。
不难发现,这里有一个常见的逻辑错误,简单来说就是非此即彼,哀悼科比就是不关心钟南山,进而可以上纲上线到不爱国。
这种战狼式逻辑经常被运用在道德绑架中。

虽然钟南山跟科比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但体育跟医学是两回事,而抗击疫情跟意外身亡更是不在一个维度上,甚至同属意外死亡的高以翔事件,跟科比坠机都很难对比,更何况钟院士抗击肺炎。
另外,哀悼科比和关心钟南山不是对立的,至少在我的朋友圈里,很多哀悼科比的人,前几天也都发过致敬钟南山院士奔赴武汉的朋友圈,二者并不矛盾。

发朋友圈并不是表达感情的唯一方式,哀悼科比并不妨碍我们敬佩钟院士,而敬佩钟院士也不见得一定要写在朋友圈里。如果钟院士真遇到什么困难,不见得哀悼科比的人就会无动于衷。
大学时一次上新闻评论专业课,老师以《登徒子好色赋》为例,问大家:一个美趴在墙头凝望了宋玉三年,宋玉不为所动。能不能证明宋玉不好色?我回答:不能,因为就算宋玉对美女不动心,也不证明他对美男不动心,如果他喜欢美男,那也是好色。

老师认同我的结论,但不认同我的推断。她的推理过程是:宋玉不动心,只能证明他不喜欢这个美女,不能证明他不喜欢别的美女,所以不能证明他不好色。
同理,严密地进行逻辑推理,从哀悼科比这件事上,只能推断出发朋友圈的人不关心跟科比一起遇难的飞机上的其他乘客。这点情有可原,因为大家不认识他们,也无从哀悼。但无论如何不应该跟钟南山院士有关联。
非要跟钟院士扯上关系,那一定是提出这个观点的人首先认定了哀悼科比就是不爱国,再由此反推寻找例据,从而把钟院士牵扯了进来。
这种观点很没逻辑,但是很有市场,不少人都想当然地觉得很有道理。
比如,我是一个巴西柔术爱好者,如果我公开称赞巴西柔术好用,在这种逻辑的支持下,应该就会有人跳出来,指着我大骂:当前中国传统武术式微,你不想着振兴国术,反而投靠外国夷技,真是崇洋媚外,实乃武林败类一枚!
事实上我也确实见过不少键盘侠在网上这样指责我们。
虽然我很想表现得有些惭愧,但我还是忍不住猥琐地揣测了一下:批判别人不关心钟南山院士的人,其实他自己也未必多关心钟院士,多半是借题发挥哗众取宠,从而自陶醉于自我的道德优越感。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猜测,仅供参考。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关心钟南山院士,但我敢肯定他们一定不关心科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