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 | 巴西柔术,应该选择道服还是无道服?

2019-09-24 作者 非本站原创,网络优秀内容摘录
任何体育运动都是规则决定技术和训练方式,在柔术中“Gi或No Gi”不只是两种装备不同,更加衍生出了不同的技术体系,所需要的各项基础素质、反应能力也不尽相同,甚至是各自的“柔术哲学”都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差别。

前几天提出“巴西柔术训练,选道服还是无道服?”的问题后,收到不少朋友的精彩回复和讨论,那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些朋友各自的理解和感受吧。


高磊

大家好,我是高磊,来自河北唐山,是一名全职柔术教练。

第一次对这个项目的认知来自于2014年初无意间看到了ufc比赛视频,深深的被各种地面技术吸引了,那时候得知这种武术叫巴西柔术。便开始找柔术馆开始学习,但是在我家唐山那个小地方找个真正练巴柔的馆太难了,通过百度我找到了我的启蒙老师马威老师,正式开启了训练,但因为工作原因持续了一年多就被迫中止了。

不过,我内心的对于柔术的火焰并为熄灭,一直怀念着那些可以在垫子上挥洒汗水的每一分钟,直到我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吴承达教练,便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我抛弃了家人眼中安稳的生活和工作,16年十月来到北京吴承达老师格雷西巴哈达体能工作室学习,并开始了全职的教练员生涯,在此也非常感谢达哥郝哥以及各位同学们给的鼓励和帮助!

在我开始练柔术的时候发现课程大多数都是穿道服的,无道服的课程非常少,我对无道服更加感兴趣认为无道服更实用。相反,道服的好多技术都需要抓衣服抓领子袖子,束缚和规则更多,当时并不太喜欢。直到现在我开始了更多的道服训练,但我依然还是对无道服情有独钟。

国内No Gi还没有完全盛兴,大多数爱好者还是只练Gi的。我发现可能是因为最开始接触都是从Gi开始的,一过度到No Gi没有了平时抓握的把位,改变了规则,增加了腿部的攻击这让平时只练Gi的小伙伴不知道该去做什么。莫名其妙的腿就疼了这让他对No Gi更为排斥,可能练了一次就不想练了。还有一部分爱好者是比较恐惧锁腿的觉得太危险,其实我觉得这是对锁腿的误解,很多锁腿技术确实伤害很大,但只要你通过系统的训练,其实就跟你做十字固的感觉一样了,并没有那么可怕!

今年开始我带我馆无道服的大课。足跟勾,肌肉切都是开放的,目前为止还没人受伤!所以说有时候恐惧是自己给自己带来的,你需要突破它!

当你真正开始非IBJJF规则的No Gi训练时,你会发现它和传统的Gi还是理念上有很大的不同。

Gi的主流主要是在上位要做过腿,控制压制,拿到优势位置部署降服。下位可以直接降服,控制Guard扫倒对手,拿到更好的位置部署降服;

而No Gi它废除了一些规则限制,比如不可以腿过中线,不允许足跟勾等等,这会让你拿到一个好位置比如骑乘,浮固都可能被对方降服!在你做绞技的时候和Gi也是大有不同,Gi因为道服的摩擦力很难把胳膊直接进入对方的脖子完成裸绞。一般都是通过抓道服完成绞杀,这很考验你手指的抓握能力,No Gi由于没有了道服摩擦力大大减少。出汗后更是光滑。所以这会导致你手臂比较容易的在对方的脖子手臂之间穿行,在绞技上No Gi主要是通过做裸绞或者带对方一直手臂的绞技,比如蟒蛇,达斯,秘鲁领结!

No Gi的训练更“吃”身体能力,在你做Gi的训练的时候哪怕你身体不如对方你还可以通过一些衣服的把位达到限制对方的效果,这很好的弥补了你身体的不足,但No Gi会更加体现出身体的重要性和反应能力,而且你会发现对方像泥鳅一样光滑。你很难在一个位置一直坚守下去,会有更多的不确定因素,这让你感到更加刺激!

我觉得我们都要走出舒适区,越不想练的越是自己应该去提高的,我希望大家以后都会把Gi和No Gi都列入自己的训练范围,哪一种都是对自己很好的提高!不要“偏科”,把Gi与No Gi一视同仁!

目前国内比赛越来越多越来越好,报名的人数也日益增加,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巴西柔术喜爱上这个运动。但相对No Gi的比赛还是很少,希望以后国内No Gi也像Gi一样普及,更多的伙伴们一起研究Gi的技术,也希望IBJJF规则外的比赛也尽快引进!巴柔魅力无穷无论Gi或No Gi,只要努力就会得到回报!

一起加油。共勉oss!


Rip Zheng

其实Gi和No Gi的训练一个很明显的分别是训练重点的不同,练Gi出身的人防守意识和基本功会更扎实,因为一个小的失误,给了对手一个抓把,后面想翻盘难度会很大,而NoGi选手的进攻能力则会更强,因为在No Gi的环境下,控制对手的难度会大很多,这就逼迫顶尖的No Gi选手不断打磨自己利用人体结构本身去控制对手的能力,和精进自己的进攻细节,否则到了No Gi比赛降服率会低很多。对于初学者而言,入门先练Gi,可以培养一个很好的防守意识和比较扎实的基本功,但到了一定水平,想要面对高带色有更高的降服率,则需要更多的No Gi训练来打磨自己的进攻技术。


魂魂

其实两种都是需要练习的,主要是看你的侧重目标是做什么!但是对于爱好者新手的选择上来说我建议从Gi的练习开始,第一上手速度更快一些,第二在练习过程中安全性相较于No Gi更高些,第三对于柔术的逻辑思维训练是个很好的训练项目。至于说夏天如果穿短袖或背心的人Gi无法使用Gi的技术,其实还是有部分技术可使用的,绞技什么的其实影响并不大只是抓把上可能需要换一下方式,至于其他的技术也在尝试中。不过不论怎么说No Gi这个训练也是不可避免的有很多时候No Gi的训练更多给的好处在于自信心和强健的体魄,当然相较于Gi来说它的技术更加直接充满力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训练方式,所以Gi和No Gi都是需要长期训练的,千万别认为两个项目可以无缝切换,在长时间的训练单个项目的人很难直接适应另一个项目的实战模式。


PandaMiyao

有一点想交流一下感受:其实无道服的抢手就相当于道服的抓把,而且相对于无道服更需要跤感配合技术动物和距离,重心的控制在动态中抢手的原理,无道服在抓把方面绝对力量所占据的优势会更明显一些。我个人两者都喜欢,但是在教学生时候会要求先从无道服上手,培养距离,位置。移动,重心,平衡的感知和控制力,培养跤感,然后再上道服。这也得益于有幸学过半年自由式摔跤的经历,觉得受益匪浅。我觉得在培养跤感和进攻能力方面,无道服更胜一筹,在训练控制力(包括把位,时机,节奏在内的多种因素)方面,则道服技术更有优势。以上观点仅为个人感受,欢迎大神批评指导。


张牧川

我是一个普通的柔术爱好者,也是中医骨伤主治医。

对于柔术的爱好,可追溯到2007年,甚至早于我决定骨伤康复的专业工作。

2007年,我记得油管还可以不翻*墙就能看。我一直对武术运动有爱好,在搜寻一些站立技的视频的时候发现了mma,随之就是各种看不懂的地面。

最终,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在2008年走进了当时还在欧陆经典的北京安帝柔术馆,开始了最初和柔术的接触。08、09年,在安帝举行过一些邀请赛,当时就有道服(Gi)和无道服(No Gi)的区分。当时的认知里,No Gi好像更多的是和摔跤联系在一起,印象尤为深刻的是,哈萨克斯坦的几个朋友,赢得了No Gi冠军,而那些优美的德式背摔,让人心里小鹿乱撞。

但那个时候,我对于Gi和No Gi,还没有什么本质的体验。

在那以后,开始连续几个月一日复一日的练习。走着和大家一样的道路,在下位,一心做扫技抢上位,或者是有限的一些在封闭防守里的降服,在上位就是不停的练习过腿,压制,最后摘手圈脖子。从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在傻傻练着的同时,觉得在练习No Gi的时候尤其能体会到那种流畅顺滑无碍的感觉,这是牵牵绊绊讲究甚多的道服训练里,所感受不到的快乐。

 

——Gi是羁畔,No Gi是圆滑,这是柔术里的阴和阳。

 

中间由于学习和工作的原因,从2010年开始,大概五年我中止了常规训练。一次很偶然的触发,让我决心重新走上垫子。16年底,来到了离家最近的姚红刚老师的格斗兄弟馆,跟随Denilson先生,开始柔术的第二段重生。多年的间隔,让我已经不熟悉最新的那些柔术界当红炸子鸡的技术,甚至很多基础的扫和过腿也遗忘殆尽。

柔术这条路,不是多数人会选择的工作。多数人离开在白带、蓝带时期。少数人坚持到紫,耗到棕或者是投入很多到达黑带。是要当一个永远停留在低带色的,最终离开这项运动的围观爱好者,还是一个能够享受到自己柔术的,具有和高带色水平选手交流的不放弃的人?

慢慢的,我开始觉得有一丝丝迷茫,总觉得,好像自己还在找寻一个什么东西。很喜欢柔术,但是现在练的这些,莫名的觉得不是自己的菜。好像在垫子上还有一个声音在召唤我,去自我寻找。

迄今为止,我依然是一个白带,白带上条也没有贴,因为不喜欢波兰走廊,也不觉得自己的柔术基础真正的有多扎实,从一开始,每逢升带的时候,我就有意无意的回避。我宁愿选择多上No Gi课,觉得很自由,也不必去考虑升带的事。(国内目前基本上还是不穿Gi训练就得不到升带)

在No Gi训练的时候,除了练习过腿,扫和基本的降服之外,大多数馆都默认允许更多的练习锁腿技术,但是如果使用reaping或者蟹夹这样压迫膝关节外侧或者换句话说外侧腿过中线的技术,或者足跟勾,那么首先需要看看教练的颜色,道场礼仪,尊师重教这一点必须把握,再者就是可能要和实战对方有所默契,对方可以接受。但是,总体上而言,对于基于IBJJF的这些“规矩”的苛责,则NoGi课程里会宽松很多。

逐渐的,我觉得No Gi这里对自由的“默许”,似乎有让我感到愉悦的地方,但是我还是不能说出,那愉悦到底从何而来?

——Gi和No Gi仿佛遵守着各自的不成文的规定,在多数国内馆扮演着一种主仆关系,主人总是显山露水,而背后那个带刀的仆人,你永远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

2016年底,我的柔术之路,第三次重生。在微博上,我有次看到一位叫RIP的第十行星紫带朋友上传的小视频,里面有非常多的锁腿,而绝大部分都是No Gi的。这激起了我一些好奇。

实际上在此之前,我仅仅是一般性的知道,第十行星No Gi柔术的存在,那像是一个柔术主流社会里的异端,训练只有防磨服,从白带开始完全开放各种降服技,包括足跟勾和对脊柱的攻击。

在一种迷茫中的我,对这种开放,此时产生了莫大的兴趣,打算仔细的研究一下,算是给自己长时间的训练一个交代,或者说有个突破。期间,我仔细的观看了比赛小视频后,发现,锁腿是一个惊人的存在。

它离我们是这么的近,你只要看各种非IBJJF规则的比赛,就可以看得见各种腿部绕面条一样的纠缠,甚至10年前我们就知道,锁腿狂魔Rousimar和今成正和的存在,而锁腿离我们又是那么的远,因为在占绝大多数时间的Gi的训练的过程中,几乎所有馆都是默认按照IBJJF的规矩。

——除了搞清楚柔术分为Gi和No Gi之外,初学者要明白,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分为IBJJF和非IBJJF。

Gi的所有比赛和训练,多数时候受IBJJF体系约束。国内目前的大比赛,无论Gi还是No Gi,也都是基于IBJJF系统规则。

棕带以下的带色,不鼓励使用锁腿,甚至于,也并不在实战技法上鼓励学生对直腿锁进行钻研,直腿锁变成对下肢攻击里一个孤零零的存在,仿佛握拳时一支由于神经损伤无法屈曲而独自挺立的中指,默默的嘲讽着世俗的偏见,见证着很多紫进棕状态的人,做一个kneebar或者toehold还是那种靠侥幸爆发式单招。

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觉得,我脑中的一扇大门被打开,仿佛《楚门的世界》里的楚门,发现了他的世界里的那人造的地平线。就真实的存在在那里。

既然别人都没有专门玩锁脚的,那么,我倒愿意尝试一下。

从足跟勾的研究和实践开始,我开始了脱离主航线的流浪。

 

——Gi和No Gi,像是网球和羽毛球,看起来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本质上也可以说,是相同的,但是,又是如此的不同。

 

事实上,如果说规则开放式的No Gi,准确的说,是一个涵盖范畴比Gi要更大的系统,穿巴西柔术的Gi,就得接受柔术黑带或者能接触到的高带色的教诲,简单说穿上Gi死那就是柔术的鬼。但是可不要忘记,缠斗(grappling)并不仅是柔术,愿意在一起竞技的话,除了柔术还有种类繁多的摔跤,柔术的兄弟柔道,俄式桑博和各种流派的擒拿,因此为了消除偏见,才会有ADCC这样所有缠斗人都按不穿道服走的天下第一武道会,所以No Gi的教学才会被广泛的默认为可以稍稍溢出IBJJF的边界。

由于No Gi的训练可以更多的接近对锁腿专项的研究,我决心告别Gi的训练,专攻NoGi锁腿。2018年年初,再次感谢姚红刚老师允许我可以和MMA运动员一起进行柔术训练。MMA运动员的想法,反而却意外的单纯,在MMA里无论带色,无论规则,只有降服和逃脱才是唯一,因此就可以非常自由的去实践。

记得是2018年2月,在我被RIP的小视频吸引后三个月,我由他的介绍看到了Garry Tonon去打MMA比赛首秀之前,他的团队老师John Danaher接受著名艺人Joe Rogan的一段访谈。我的整个柔术逻辑,在那之后开始系统的重组。我终于可以把对足跟勾等的锁腿认识放进一个思维框架去认识。

如果过腿是选择避开盾和对方的矛去攻击对方的身体,那么锁腿,就是直接砍断对方的矛,砸穿对方的盾。有了系统的锁腿游戏之后,全开放的No Gi比赛就不再像IBJJF所规定的一样主要任务要去挤上位过腿,刷分这条千军万马走的阳关道。

在不少人看来,如果说过腿是迎难而上,是培养人坚韧不拔,阳光进取的性格,那么锁腿就是培养人,知难而退、避重就轻的阴险智慧。当然,高水平的运动员可以选择往头上走,还是往脚下走,但是对于我,一个愿意另辟蹊径的人而言,我就想坚定的选择一条,专门寻找下肢的方式。毕竟,有九阳神功就有九阴真经,这个逻辑没毛病。

因此,这里并没有Gi和No Gi的分别,而只是对IBJJF规定的态度。大部分人有意无意的选择着腰带以上的人体,作为自己柔术的目标,而我则专门选择腰带以下用功。

——No Gi就是训练衣服少没把抓的时候,怎么擒拿人而已。单纯或者主要靠No Gi训练柔术包括升带,有什么不可以呢?不可以的只是人心。

对一个人的训练而言,没有政治正确性的正确和错误。想在主流文化的馆里,在某些技术方面有所突破,那么就可以选择,坚持穿Gi或者坚持不穿,仅此。

Gi的训练既然不允许我研究锁腿,那么我就只练No Gi好了。因为我想研究锁腿。(也正因为如此的执着,现在有很多朋友也愿意和我哪怕穿着Gi玩足跟勾,我觉得也没毛病,因此也逐渐开始乐意穿上Gi——练锁腿)

Dean Lister质问John Danaher的名句,“你为什么要忽略人体的50%?”

现实中没有人可以十全十美,那么只取一瓢饮,也未必不可以是一个人一生的选择。上身有多少攻击和防守,下身就有多少攻击和防守,人体一分为二,腰带以上的部分不比腰带以下的部分要尊贵多少。从降服的角度看他们是平等的。(当然,窒息绞技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因此Eddie Bravo也呼吁他的学员,在享受往后退玩脚的快乐的同时,不要失去对颈部的尊敬)

将我们的目光从注视对方的头和上肢,如果转移到注视对方的下肢,那么话题,实际上就从过腿到压制,变成了:如何突破对方对我锁腿企图的防御。

锁腿,实际上并不比锁上身更难或者更容易。

在2018年一年的时间里,我遇到的垫子上的朋友们,对我几乎是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防御我的锁腿企图,我由此体验了各种各样的防御。而很多朋友也很喜欢找我玩,因为我有和多数柔术爱好者不同的风格。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有点像我们小时候收集方便面里面的卡片,如果你的方便面会掏出一张稀有的卡片,那么,大家也会觉得蛮有意思。逐渐的,有了更多朋友,都打开了自己的脑洞。

至于说有些人,谈到No Gi,就一定要和摔跤联系起来。个人看法是,的确摔跤技术可以很有力的帮助柔术,但是,我一直认为柔术的精髓,在于它的下位制胜意识。如果是一个非常好的下位的选手,他/她可以在面临大多数人时不需要多少强大的摔跤技术。注意,我这里并不是说摔跤技术不好。

现在,国内No Gi里的蓝海,绝不仅是摔跤,比如:橡皮防守,橡皮就在那里,那是Eddie Bravo在突破世俗和与世俗对接之间的神妙的系统,如果不想像我这样流浪到色带体系之外钻研锁腿,那么大可以去探索橡皮的资源。还有很多肌肉切和锁腕,也是蓝海。

 

——No Gi由于可以认为是降服式摔跤,因此被巴柔“定义”的更少,蓝海还有很多等待有心人去开发,就像Gi里Keenan开发出了他自己的各种扯道服的那个奥妙系统。

也有很多人会在考虑究竟Gi和No Gi哪一个更加防身,那么你和我的主题已经不在一个频道上,从大学时候的散打社团出来走近柔术的第五年的时候,我学柔术的目的已经不再是为了所谓的街斗防身。我不纠结哪样能够在街头斗争中有更大战斗力,或者说我的心目里,我喜欢柔术就和很多朋友喜欢足球篮球一样,这是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有的时候我也感到惭愧,让我的柔术恩师们可能觉得我走了一条弯路。但是,我会继续走下去,对于带色,我已经看得不重要,或者说随缘。从接触柔术开始11年,有过听从,有过坚持,有过迷茫,有过自卑,但是也有后来的惊喜、执着和淡定,无论今成正和,Eddie Bravo或者John Danaher,显然他们有着和自己老师差距甚大的风格,但他们却并未失去对老师的尊敬,我也一直感恩我的老师,从最初的安帝,Ruy,张栋,大门,Andy Wang到后期Denilson,Walker,Lua,Reginaldo,陈正康,Leandro,Rafa,包括巴哈馆的吴承达,王威,ET馆的Marcelo和心动力Box,乃至目前一面之缘一句之师的武汉李源,长沙袁轶,还有好友高博、李希垚,Tony,大海,Dio,刘昆等等等等各位老师不胜一一枚举,对指点和赐教过的老师朋友们的感激笔牍难尽,在此仅能聊表寸心。

最后,给自己打一个柔术方面的小广告,目前每周三晚上,我在同心格斗健身艺术馆,分享交流基本锁腿技术,欢迎有兴趣的朋友来参加,这里一定是,在IBJJF法外流浪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