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舞蹈,更是战斗。残酷历史下的巴西战舞

2019-06-19 作者 非本站原创,网络优秀内容摘录

卡波耶拉”(capoeira),很多人也叫它巴西战舞。大家在第一次听这个名字、看到这门技巧的时候都非常疑惑:这究竟是舞蹈,还是格斗?看似酷炫的舞姿里,蕴含的却是击倒对手的招式。这样一种神奇的运动,背后藏着黑人奴隶几百年的血泪历史。

要想了解卡波耶拉,我们必须先了解这一段惨痛的过去。

 

“当我们把自己的目光从资产阶级文明的故乡转向殖民地的时候,资产阶级文明的极端虚伪和它的野蛮本性就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因为它在故乡还装出一副很有体面的样子,而一到殖民地它就丝毫不加掩饰了”

——卡尔·马克思

 

一场历经400年的悲剧

15世纪末,葡萄牙的航海者们离开了欧洲前往寻访世界上的新大陆。经历数年的漂洋过海,1502年,葡萄牙航海者加斯帕··莱莫斯(Gaspar de Lemos)的舰队在一个南美洲的河口停靠了下来。由于他们到达的时间是一月,因此他们把首先登陆的这条河口命名为为“一月河”(Rio de Janeiro)从葡语音译过来,也就是“里约热内卢”,现在的巴西首府。

 

巴西四季温润潮湿的气候非常适合作物生长,于是,欧洲人在这里建立起了大量的种植园,主营蔗糖和咖啡的生产。大量的本土印第安人在无止境的被劳动剥削中死去,而越来越大的生产需求孵化了另一大罪恶贸易的诞生:进口黑奴。从非洲海运来的黑人奴隶易于控制且相比印第安土著更健壮,更重要的是,拥有大量人口的非洲,黑奴简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奴隶主们像榨糖一样榨干一批又一批黑奴的体力,然后购买新的黑奴更替使用。从16世纪上半叶开始,大批非洲黑奴从葡萄牙的非洲殖民地安哥拉运往隔海相望的巴西。

 

巴西与安哥拉隔大西洋相望

 

贩运黑奴的船只环境恶劣,超载严重。船只从安哥拉起航,到到达巴西港口需要至少一个月,很多黑奴都熬不过这几十天。在1575年一年间,安哥拉向巴西输送了12000名黑奴,却只有三分之一人能踏足巴西大陆。根据巴西独立前夕1818年的材料统计:在巴西361万居民中,白种人占84.3万,黑人却有188.75万,占巴西总人口的一半。某些种植园发达的地区中,比如巴伊亚,奴隶与自由白人的人口比例是20:1。而从非洲运走的奴隶数量,也许是幸存的几倍不止。

种植园中的生存条件虽相比船上好了不少,但是对黑奴来说却依然是没有亮光的漫漫长夜。和在美洲其他地区一样,黑奴们在巴西遭到了殖民统治者们极其残酷的剥削。奴隶主们奉行三“一”原则:“一条棍子”,“一块面包”和“一片棉布”。一块面包用最低成本让黑奴们活下来,一块棉布用以遮羞他们身上的裸露部位,一根棍子日夜击打迫使他们不停劳动。离开了家园,失去了家人,像牲畜一样被随意买卖虐待,黑奴们所承受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苦,更是被剥夺了作为一个“人”的基本尊严。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一定会有反抗

卡波耶拉”(巴西战舞)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诞生的。叫它“巴西战舞”也许有些不准确,因为这项运动实际上根源于非洲,是被卖到巴西的黑奴们所创造的一种格斗技术。来自安哥拉、刚果和莫桑比克的班图族把他们的民族文化和宗教信仰带到了新大陆,其中就包括这种看似宗教祭祀所用的舞蹈。

 

作为宗教信仰的一种仪式表现,在篝火前随着音乐起舞完全不会让奴隶主们心生疑虑。暗地里,奴隶们却用这种跳舞的方式练习武艺,只等某天能够用来挣脱身上的枷锁。卡波耶拉作为一种格斗技术,主要都是腿法而没有拳法摔法,是因为奴隶们的双手都被戴上了镣,只能通过训练自己的两条腿来挖掘有效的打击技术。17世纪20年代,荷兰人入侵巴西,在这短暂脱离了葡萄牙人奴役的几年,大量奴隶隐匿在种植园附近的山林,在深山丛林和荒野里建立了称为“魁罗波”(意译为“逃奴堡”)的自由社会,卡波耶拉在此期间得以迅速发展。

 

1650年,黑人奴隶们按照非洲社会的组织形式,成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联邦:“帕尔马雷斯共和国”。帕尔马雷斯共和国的领袖甘加·赞巴训练了一支万人军队抵抗欧洲奴隶主,他曾率领军队数次抵抗荷兰和葡萄牙人的进攻,葡萄牙人与奴隶们苦斗数十年,终于在1695年把帕尔马雷斯共和国的起义镇压了下去。共和国陷落时,黑奴们拒绝投降,他们从堡垒上跳下悬岩,宁死也不愿重新被套上奴隶的枷锁。他们的领袖甘加·赞巴,同国家和人民在这场殊死的战斗中一同牺牲了。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马丁·路德·金

1888年,巴西黑奴被全面解放

是格斗,也是艺术

反抗的精神与传统一直延续到了近代。巴西是西半球最后一个解除奴隶制的国家,直到1888年,黑奴们才正式被解放。卡波耶拉却没有因为黑奴们的解放而消失,反而更壮大了起来。究其原因,这项运动既非单纯的舞蹈,又非纯粹的格斗。虽是跟随着音乐起舞,动作却是招招制敌,艺术和格斗完美融合在一起,残酷却又美丽。这种一体两面的矛盾性构成了卡波耶拉的哲学内核。

 

作为舞蹈的卡波耶拉

在如今的综合格斗赛场上,使用卡波耶拉的格斗家并不多,然而只要一出现,就能引起观众席上的惊呼——它太美太酷,然而却那么有杀伤力。空翻转身后踢、头向下的720度回旋踢,这些超高难度的动作却都有超高的击中率,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作为格斗技术的卡波耶拉,在综合格斗中的KO集锦

然而对于现在练习卡波耶拉的大部分人来说,格斗或舞蹈的技巧本身并不是卡波耶拉的真正精髓。理解卡波耶拉的艺术内核哲学逻辑,通过卡波耶拉思考它背后的那段历史、思考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是这项运动给人们带来的更多更不一样的体验。

今天跳完这段舞,明天赶走奴隶主。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