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传武大师比,开柔术馆可太难了

2020-05-19 作者 非本站原创,网络优秀内容摘录

最近看了两则新闻,一是某姑娘翼装飞行天门山失联,二是混元太极的掌门和拳击爱好者比赛被打到昏厥。一个悲剧,另一出闹剧。任何小众运动,现实收益率都很低,特别是翼装飞行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的运动,全国也就两百来人玩,容错率极低。为了追求虚幻的东西付出一切,总带点史诗的味道。

不是宏大的追求都有史诗的气息,比如第二则新闻,当掌门人被KO面朝地面的一瞬间,他八成想不到师父一统江湖的夙愿。略浮夸,且毫无美感。这是重演过好几次的闹剧,近的有太极雷雷,远的有香港咏春大师等等,不胜枚举。在可预见的将来,还会重演。

本质上这都是一场流量盛宴。有人认为,掌门人是自我表演入戏太深,觉得自己能打就上擂台打了,也许更深层的是,即便失败,自己成为笑料,也成了很多人知道的笑料,这便是商业价值。传武行业,已经鱼龙混杂很多年,体制内外的相关人士都获得了不菲的收益,它们成为一种文化符号,进入了赫拉利所说的人类故事范畴。所以即便略有冲击,依然无法撼动。互联网虽然让骗子逐渐遁形,但也让智障也无处不在。

可能有会有人说我这是在高级黑,当然不是,我非常推崇传统武术中的中国跤,技术精妙且丰富,实战和观赏性和谐统一,可惜教的人太少了。当然在摔柔体系中,巴西柔术的入门是最容易的,整个训练体系对新人也最友好,独特的柔术链也让骗子很难招摇过市。

虽然这几年国内柔术馆雨后春笋般冒出很多,巴西柔术还是弱小的树苗,期望它茁壮成长,当然,和大多数事一样,关键在于钱,在于钱柔术馆能否赚到,但据我所知,绝大部分柔术馆挣钱都很不轻松。

挣钱轻松的事无非是,资源易获取且服务可批量出售。开柔术馆,资源狭义指柔术技术、训练方法等,服务是指线下授课。现在信息发达,但一个合格的柔术教练,获取资源的成本也是非常高的,需要不断更新技术,参加线下的学习,研究技术的原理和细节,和搭档进行大量训练,才能真正内化吸收,而线下授课,无论是场地大小,还是教练团队精力,都导致训练人数有上限。另外,除了少部分柔术发烧友,极少会有人为线上课程付费。

那么,为什么某些传武大师挣钱那么轻松呢?因为他们的资源获取太容易了,诸如马保国的‘‘三鞭”之流,所谓的武术技艺,主要靠瞎编,其中的理论指导,最可能是金庸的武侠小说,不信可以搜搜武林大会等关键词。至于服务,左手宗教式的神秘主义,右手用尊师重道包装一下几大弟子,混合了巫医,神秘主义的元素,搞一搞传销。写到这,我终于明白了封建王朝为啥老是禁民间习武了。这哪是习武,这是结社啊。话说回来,挣钱确实轻松,开局一张嘴,后面只管吹。本质上,被传武大师蒙蔽的人,一是太单纯,二是走捷径的心理。而那些传武大师,几乎都是深谙用户需求的心理学大师,在这点,每一个柔术馆的经营者都是需要去学习的。

有时候,经营者以为的需求,往往是伪需求。你认为在这项运动找到了生命的激情和意义,可能人家只是为了爱豆,你认为经常训练可以成为近身缠斗的高手,可能人家训练第一次肌肉酸痛得就放弃了。你以为可以提高身体机能,人家只想拍个帅气的照片提升一下朋友圈的格调等等。因此,柔术馆的经营者也要向健身顾问或教练学习,营销并不寒碜,馆里门可罗雀才寒碜。

从深层次来说,巴西柔术不是一项刚需,甚至对于训练者来说,时间和经济成本也很高。坚持下去的最重要的理由大概就是训练的乐趣,而训练的乐趣除了这项运动本身的赋能,大概就是柔术馆的好氛围了。我所遇的创建和经营柔术馆的柔友,绝大部分都是真诚而炽热的武者,不过在商言商,清楚自己商业模式,找到科学合适的经营策略才行,毕竟巴西柔术这棵树苗长成参天大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OSS

 

注:某些传武大师是指扛着传统武术旗子招摇撞骗的垃圾,并非指广大传统武术练习者和爱好者。